中国历史悠久,地大物博,人口众多——既然人多,各种奇人轶事自然也就多。

云南是人类文明重要发祥地之一,生活在距今170万年前的元谋人,是发现的中国和亚洲最早人类,奇人轶事不少于中国任何省份。

可惜徐誉腾云南山高水远,封闭于群山之中,交通极其不便剑指芬芳,在传说中盛产各种只存在于山海经和志异小说里的毒虫猛兽,被视为蛮荒之地。

长期的历史风尘层层掩盖,多少奇人轶事遗落在云南山野。

当然,现在的云南已经从边陲末梢走向开放前沿,乘着“一带一路”、澜湄合作等发展东风,发挥肩挑两洋、通浙江金质丽化工有限公司江达海的区位优势,向建设成为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的目标迈进。

“曾鼎臣的膏药,拔尽总毒”

今天说说奇人曾鼎臣。

据元谋县志记载:曾鼎臣(1885—1947),贵州镇远人。

在那个风起云涌的大时代,辛亥革命、护国战争、护法战争等都在镇远烙下了深深的印迹。太多的战争,很多人流离失所,晚清镇远医官曾鼎臣也在民国初年只身流落元惊心罪行谋,一无所有,举目无亲,以行中医为业,能制膏、丹、丸、散,尤以索斯爵士自己配方的膏药有特效。

初能谋生,久之,名传乡里,誉满元谋,故有“曾鼎臣的膏药,拔尽总毒”的佳话。

曾鼎臣性情古拗,行医不图名,不攀权势,不拒贫贱。

1942—1943年,从缅甸抗日失利归来的145、147团驻扎元谋,由于生活、卫生条件差,疥疮流行,该部士兵一时被感染者不少。经145团团长请求,鼎臣同意给他的士兵治病卡宴哥,于是驻汉禄、杨柳村一带的士兵,每奸臣夫人的天络绎而来,曾氏门庭若市。经过旬日治疗,愈者甚多,该团长要赠鼎臣名医匾额,鼎以“住宅狭窄,无挂匾之处”而辞。

元谋当地历史名人记载

元谋人朱淮,曾任国民军师长,其母病危,派人牵黄骠马一匹前来请鼎臣去医治。鼎臣说:“你们去谢铁骅禀师长,说我不闲。”朱淮很是诧异,后有所悟,说:“快牵那匹大白马去!”鼎臣见待之以礼,才欣然前往。原来,朱淮有两匹马,一匹大白马,高大雄壮,周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,配有洋鞍,这是朱淮心爱的马,也是他一人骑的马,另有一匹黄骠马,虽也高大肥壮,不过他不多骑。

有元马镇人汪从静,家贫寒。汪被狗咬伤腿,后伤口发炎,浑身发烧,在街上爬行。鼎臣见状,问其来由,便唤至家中,与汪医治,一星期痊愈,不但不收药费,还给汪数日的生活费。鼎臣于1947年病故,终年62岁。当地名教师杨松涛在其灵柩前送了一副挽联:

有华扁风流,活人无量;

能谨言慎行,后裔繁倡。

今日的元谋县城儿童谜语300则

达则性经验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

膏药,是中华千年文化瑰宝,古称薄贴,可以较长时间地贴在患处,主要用来治疗疮疖、消肿痛等。早在久远的年代,我国医学家就有言曰:膏乳胶紧身衣药能治病,无殊汤药,用之得法,其响立应。

有个段子说,未来什么职业最吃香?答案是骨科大夫,因为智能手机风靡,马紫菜低憋宝传奇头族太多了,需要骨科大夫治疗。

其实我觉得贴膏药也可以,比找骨科大夫实惠。大家千万不要小看膏药,很多运动员都喜欢使用膏药,缓解运动损伤和肌肉疲劳。

什么?你说那是肌内效贴布……我觉得这是对膏药的延伸,当然,我们要学习这种创新精神,时代不同了,膏药也要与时俱进。

人也要变,要适应时代、环境,但最基本的东西不能丢。

曾鼎臣流落元谋,一无所有,制膏药一能谋生二能救人,再加上行医不图名,不攀权势,不拒贫贱,所以才能名传乡里,誉满元谋。

稍早点的黄麒英,也就是黄飞鸿的父亲,小时候卖艺求生,后得遇良师练成武艺,设生草药店,造福民间。

在那个混乱的年代,他们做出同样的选择色久久综合网,坚守了自己的底线和价值观。

古人怎么说,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。

人要怎样才能活得有意义

说起来,还要感谢元谋的文化熏陶。

元谋是人类文化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。

杨升庵在这里写下带有离愁与哀怨的《宿金沙江》:往年曾向嘉陵宿,驿吕易圣艾灸液楼东畔栏干曲。江声彻夜搅离愁,月色中天照幽独。岂意漂零瘴海头,嘉陵回首转悠悠。江声月色那堪说,断肠金沙万里我就是社工库楼。

徐霞客在这里记述了土林的景色:涉枯涧,乃蹑坡上。其坡突石,皆金沙烨烨,如云母堆叠,而黄映有光。时日色渐开,蹑其上,如身在祥云金栗中也。

著名导演张艺谋、陈凯歌在这里拍摄了电影《千里姐要爱走单骑》、《无极》。

更多的奇人轶事遗落在此,不是没有发生,而是我们不知道。这也是大观楼长联“尽珠帘画栋,卷不及暮雨朝云;便断碣残碑,都付与苍烟落照”的含义。

所幸,飞机突然倒滑承蒙先辈医德庇佑,曾鼎臣后人继承此独特医方,医人无数,继续造福社祝福,蒙奇奇,法治在线会。

曾氏膏药为中国传统之外用黑膏药,用数十种纯中药材萃取制成,无任何毒副作用,经百余年临床实践,对各种创伤、疮、炎症,皮肤顽症及烧伤、烫伤等具有非常显著的效果。

曾两度来到云南,勤政务实,政声不凡的林则徐说过一段发人深省的话:子孙若如我,留钱做什么;子孙不如我,留钱做什么。

留下治病救人的医方而不是留下钱财,蕴含着曾鼎臣对后人深远的希冀,不图名,不攀权势,不乌雅心颜拒贫贱,拔尽总毒。

云南山野之间,还有多少曾鼎臣和曾氏膏药这样的奇人轶事,等待我们发现和深思,一个人,要怎样才能活得有意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