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牛影视,王明,耳返

“这是一部‘中国甜心’,内核是充满奇遇精神的公路片。”众多奖项傍身的《过春天》是导演白雪的处女作,目前该片豆瓣评分8.0。本文专访导演白雪,聊了聊她的电影路。

来源:澎湃有戏、艺恩网等

青春题材电影《过春天》3月15日上映。该片曾获得第二届平遥国际电影展费穆荣誉最佳影片,被多伦多国际电影节Discovery单元选为有史以来的第一部中国开幕影片,还曾入围柏林电影节、大阪亚洲电影节等。

众多奖项傍身的这部作品,其实是导演白雪的处女作,目前该片豆瓣评分8.0,以国产青春片的视角来看,分数很高。豆瓣网友“脑神”评价说,“这是一部‘中国甜心’,内核是充满奇遇精神的公路片。”

在电影这个行业里,没有一部处女作是容易的。在没有能证明自己的作品之前,很多资源的大门都是对你关闭的。对白雪来说,也是一样。

十年的沉寂和坚持

白雪于2007年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本科毕业,在拍摄这部电影之前,她已经当了十年的家庭主妇。在没有收入也没有作品的几年里,她有过焦虑、也有过失落,有过自暴自弃,甚至想过放弃当导演这条路。

“反正现在你也写不出剧本,不如就先结婚生孩子去吧。”这是十几年前,身为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主任的田壮壮,对当时刚毕业不久的学生白雪说的话。白雪毕业时,中国电影市场还算得上沉寂的时期,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导演几乎没有能够从事电影导演工作的机会,大部分都去拍了广告或者转行。甚至在白雪毕业两年后,导演系还一度暂停了招生,因为sewowo学生“毕业即失业”。

白雪和先生贺斌一毕业就走进了婚姻殿堂。他们是大学同学,大一开始就在一兰奇里奥起。结了婚,生了孩子,算是完成了一个阶段的“人生大事”。白雪还是想拍电影,2013年回到北京电影学院,继续读导演系的研究生。

研究生期间,白雪读到文学系一个香港女生的剧本,写了一个13岁的单非女孩要去香港上学的故事。白雪被它击中,又经过两年实地的采访和搜集素材,终于有了足够的表述冲动,有了一个关于一群人的非说不可的故事。

这个故事拍成电影,讲一个“硬核少女”生猛“过关”。过关,一方面是过海关,一方面是过自己人生茫然而又叛逆的关口。“过春天”既是水客们过海关的行话,也是少女经历青春的心情写照。

“现在回望这十年,已经淡忘了过程。没有改变的是,眼睛没有离开过电影。一直在想做什么题材,在跟人聊,只不过一直没有一个机会从事这样的职业,但并不是突然决定拍。我个人的选择是让我先成家后立业,虽然工作暂时没有进展,但生活的脚步不能停下来。为人妻、为人母后,身份多元化,能体验到了更多维度的情感,也对创作很有帮助。”白雪告诉记者。

《过春天》的剧本整整磨了两年,这两年间,白雪完全把自己浸入在这个世界里。多次往返深圳与香港两地收集各种资料、进行各种调研,大到手机行情,海关政策,小到跟缉私局朋友聊天,无不涉及,最后整理出两万字的采访纪要。

2017年,白雪把这个剧本投到了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主办“青葱计划”。这是一个青年导演帮扶项目,白雪将与青葱计划的相遇成为自己人生的一个转折点。凭借准备的充分,白雪最终进入五强。同年万达启动“菁英+”计划,《过春天》成为该计划与青葱合作的首个项目,万达可以提供资金、宣发等支持。终于,白雪迈过了那道坎,各类资源的大门开始向她打开,她终于等到了站到监视器后的那一天。

科班出身的团队 高度统一的审美

虽然当了10年的家庭主妇,白雪是名副其实的科班出身,2007年从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后,2013年她又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MFA艺术硕士。之所以《过春天》被评价阿古斯之梦为非常成熟、老练,不像是一个导演处女作,那是因为《过春天》幕后主创除了知名美术指导张兆康、剪辑师马修之外,基本都是白雪的大学本科同学。一帮高度专业的学院派毕业生们一同合作完成了这部电影。

白雪认为与非科班出身的导演相比,自己最大的优势是经过数年专业训练得到的电影感。电影感是一种很难描述的感觉,它代表一种对电影的审美,不一定知道什么是对的,但一定知道什么是不对的,不一定知道什么是观众喜欢的,但一定知道什么是不电影的。这种感觉让白雪即使此前十年从未站在监视器前,也不妨碍她一进入这样的角色,就能立刻找到感觉。

“因为都是科班出身,我跟团队成员对电高堰雪梅影的看法高度一致,所有的部门,都在一个整体的风格之沈医生的控妻症下。一个团队里,审美统一非常重要,否则出来的东西就是割裂的。”

导演白雪

对话白雪:没想拍个青春片,少女主人公有时代复杂性

问:我知道拍电影前两年你都在采访、搜集素材,怎样找到“水客”这样的特殊群体并且获得他们的信任?

白雪:一开始因为剧本写的时候没什么头绪,就想找人聊一聊天。有几个朋友就给我介绍了些在香港上学的小妹妹,跟她们见面之后我就特别喜欢她们。一开始她们会觉得一说拍电影特别像骗子,时间长了慢慢我们就成为朋友了。她们有的时候甚至会主动帮我给我一些细节的线索。

比较灰色地带的部分,我是像卧底一样这样去做的。我就在关口时候,跟一些人聊天,他们也都比较健谈了。这个事情在很多人的眼里,不觉得是一个特别严重的犯法的事情,是很灰色的地带。同时我也有创汇电商学院跟海关缉私局的朋友、也找卖手机的人了解一些情况。

我觉得从生活中取材,是一种特别讨巧的办法,就像往大海撒大网,然后慢慢把口收拢。

问:和不同的人聊天会得到不同童乐坊的信息吗?

白雪:对,比如说,最有意思就是我们每个人关于手机的行情价钱,赚多少钱,十个人给我十个不同的答案。你越这样去了解之后,就会觉得世界真的太广了,你不可能去了解全面的真实,每一个人有一个他们所理解的世界。

这段经历对我来说,更重要的是,它会影响到我后面的bestialzoo创作观念,我会思考什么是真实?所以我觉得,之后我更懂得去构建想象的真实,你所想象的这个女孩,她在这个世界里是什么样,这种想象也许会更客观立体。

问:影片其实有探讨身份认同的一些话题,这些你采访接触的女孩呈现出来的状态跟电影里的佩佩是一样的吗?

白雪:我觉得她们其实很有意思,从语言上,我跟她们聊天的时候,她们跟我说普通话,跟香港的朋友之间,她们之间也会说粤语,当接她妈妈电话的时候又在说家乡话,比如四川话或者是湖南话,我就觉得非常的有趣。但你问她“你觉得你是哪里人?”她又会想一想,说我有香港身份证。

虽然好像很茫然,但我觉得我从她们身上,能感觉到她们还是很开心的。就像是枝裕和导演的《无人知晓》,就是特别好的一个创作者应该有的独特思路,你要是去写那个新闻的话,我觉得可能十个导演有九个会拍的比较惨。但用一个很美好的视角去展开,之后的结尾才会更残酷。

我们一开始也是想把整个电影拍得像玩一样,像是走进一个奇幻的泡泡之旅那种。主人公其实每天晕的,它踩着一个边,又不是杀人放火的事儿。我觉得每一个人都会在自己的生活困境当中,去找到自己应该有的快乐的东西,我觉得这个是人的本能。

问:像这片子里藏了一些支线人物,父亲曼谷保镖1电影的“重组家庭”,水客的上家大佬,这些人物是怎么设计的,有原型之类的灵感吗?

白雪:你说那些支线的人物,我对他们都特别的饱含深情。我写了很多关于他们的人物小传,他们诗展侃历史是那两年我跟不同的人去聊天,打开的对生活的一扇扇的窗户,你通过你比较敏锐的一些职业的眼光去看待人的时候,会有一些新的想法。我觉得电影有很多时候是很暧昧的,电影里这些人物的处境有一些也处于灰色地带,有一些人的行为在我们日常舆论当中一定是遭到攻击和谴责的,但现实里就是有很多说不太清的东西,人的情感更是如此了,没有办法说得那么直白。

所以这个创作的过程中,如果你顺着每一个人的人生轨迹,就会发现每一个人都有他们各自的不易的地方,会让我很心疼,我是很心疼每一个角色。这些角色让我感觉自己变得比较的温柔和悲悯。

问:电影到宣传的时候是把它定义成一个青春片,你觉得这部“青春片”和以往青春片大家的固有的认知会有一些不同?

白雪:因为我一开始没把它想成青春片,在我的创作过程当中,我都没有太去关注这个类型,因为这个类型,其实我觉得在世界电影范畴,它不存在。很多电影可能都会被分成像是剧情片,只是刚好讲到成长的这个阶段,只是它的主角是一个青少年。

很多人都问我这个问题,还有人跟我说这个电影意味着国产青春片进入2.0时代。因为我对国产的青春片其实并没有看太多,所以我也不知道1.0是什么样的?

问:1.0大概就是表现青春的忧伤,早恋、考试、出国、毕业,情节严重一点就打个胎撞个车,恋恋不舍毕业喝酒,然后终于成为了自己不想成为的大人……这么个套路。

白雪:那我觉得确实是,我这个片子从题材上可能就有点不同,这个女主角除了是一个年轻的少女之外,她身上兼备着一些复杂的社会性的时代背景,可能在这方面是一个比较大的区别。从人物根本上就是不一样的,她是一个有厚度的人物,并不是一个单薄的青春期的女孩子,这个是最不同的地方。

问:你的青春期是什么样子?也是叛逆少女吗?

白雪:我其实是比较乖的,我的成长经历,一路到本科毕业以前都是顺风顺水的,高中读的是省重点,但是在省重点里比较靠后中不溜的那种文科生,从小都比较喜欢文艺。

但我觉得,我有一个东西可能周万芹奠定了我现在的一些思维方式的。我个性里面有很强烈的“想要和别人不同”这样的思路,就是我通常都不太愿意跟别人做一样的事情,说一样的话。小时候是写作文,现在对我的创作也是有一些影响的。

我希望给观众一些不一样的东西,这是我一开始就有的想法。从影片的气质上来说,很多人会觉得它很独特。

问:你是2007年的导演系毕业,相当于工作十年之后才开始拍电影,想了解一下这十年里面你经历了一些什么?

白雪:这十年就是在过生活,更直接地说是过家庭生活,大多数时候也很迷茫,不知道做什么。2007年,那时候大环不甘寂寞的妈妈境也没有像现在这么丰富。有一次田壮壮老师跟我聊天,他说你赶紧结婚生孩子,反正你也写不出来剧本。

问:我记得你毕业之后,有一年北电导演系还停招的。

白雪:对,确实心理落差特别大。杨俊文有几个朋友介绍我去面试,人家一看你是电影学院导演系,就不敢要你,觉得你肯定心里是不安定的,不安分的,就不能踏踏实实工作的,后来也就不了义绝墨魂笔攻略了之了。我觉得可能那十年,很多时候都是在各种不了了之的事情当中度过的,总是感觉燃起了一个希望,然后又没了。

问:所以就干脆听田壮壮老师的话,去结婚生子了?

白雪:我很幸运在大学里就遇到了很相爱的人。我们俩算是在同龄人里面比较早结婚的,我2009年就结婚了,我们是大学同学,从大一一直好到现在,十几年,他是录音系的,之前也是做电影声音和作曲,五六年前转行做制片的工作,《过春天》也是他第一个制片人的作品,谭维维唱的电影主题歌,也红召九龙湾是他作词作曲写。

当时我觉得,我事业的脚步没有办法往前走,那就让生活往前走。至少,不是原地踏步。

问:进入生活对于做导演也是非常有帮助的吧?

白雪:是,我一直没放弃要成为一个导演。很多人说,你怎么这十年也没干什么,突然间就拍了个电影。我说不是“突然”,边带孩子,边照顾家,然后边写剧本,那些故事一直都在你的脑子里,你的思维状态都还是在这个电影上面的。所以我也尽可能把自己的生活过得跟创作有关,希望能够感受不同的情感。进入家庭生活,有了孩子,这些东西对导演是一个新的人生体验,加速了我的成熟。

到2015年,确定要拍这个电影的时候,我小孩两岁多,那个时候我觉得,整个世界观,包括对电影的看法,对人的看法,都进入一个相对平稳的状态,我也有一些想说的话了,就有挺强烈的表达冲动。确实是到了一个最好的时候。

问:这次《过春天》让大家都比较惊艳的一点是,它作为一部处女作,完成赖银燕微博度非常高,虽然是一部文艺片,但工业感上也很纯熟。这跟你的团队默契密不可分,和十年前的同学们一起工作是什么样的体验?

白雪:电影学院很有意思,因为它各个部门都有,我们在学校的时候就会拍作业,大家在一起,我本科的短片基本都是我摄旱柳树影拍的。每个导演系的人的身边,可能都会围绕着一些跟他合作舒服顺手的合作者,可能是我人缘好(笑)。他们都比我牛,摄影指导、声音执导,他们这些年院线上有很多电影。

问:很多人觉得电影的门槛低了,你作为一个“科班出身”,怎么看这个“门槛”?

白雪:我觉得电影是需要职业化训练的,我们同学在一起交流的时候,一方面,技术层面的东西,你当然是可以通过各种进修班,短期班你都可以学到,但电影观,是要从小培养的。

大家都是在十八九岁,还没有那么形成所谓电影观念的时候,就进到这个学院里面,你对电影的认识是什么样子的,这个其实也很虚,但你至少是有审美了。现在在一块工作的时候,最顺畅的就是这个部分——审美是高度一致的,知道什么东西是好的,都还是要往更高级一点的电影的方向去走去努力。

从前期的美术设计到剪辑,包括后期的时候,跟声音指导的合作都是这样。他们有很多自己在各自领域里的创作,我不需要操太多的心在这些层面。

我可以这么说,没有人把电影当做一个“活”去完成,他们都在上面倾注了很多自己的创造力的东西。我非常幸运的地方,就是能够集结一帮这样的中坚力量的创作者一起来做这部电影。另一个牛牛影视,王明,耳返幸运是在最开始的时候,万达的制作人郑建峰先生他也提出,就是说需要有工业制作标准,也把我们的预算从开始报的钱数提高了一倍。

问:万达是一个很成熟的商业影片的出品方,这次如果说《过春天》被视为一个提高了工业水准的处女作,觉得多金苹梅少是因为商业的投资方的原因,多少是来自导演的自我修养的积累?

白雪:我觉得多方位的,因为我觉得电影它不是一何浩明保健按摩机个人就能干得了的事。后期从宣发,从资源的匹配上,可能万达当然是有它的优势的,但我觉得不管怎么样,前提是你这个内容得够硬,你片子得够好看,观众才会去喜欢。如果没有这个前提的话,背景再怎么样,我觉得也是不太可能的。电影这个行业产业是太现实的一件事情。

推荐阅读

全方位了解5G如何颠覆传媒娱乐业

是谁成就了这些文艺片

如需转载请在文章开头注明来源,并附上原文链接。更多资讯请登录手机版“综艺+”m.zongyijia.net